當前位置:白鯨出海 > 資訊 > 正文

WhatsApp Pay上線后的印度支付格局和社交電商想象

Ningkailun  ? 

2020 年 1 月 30 日,扎克伯格(Mark Zuckerberg)在  2019  年第四季度財報電話會議上表示,未來  6  個月內,將在多個國家推出基于  UPI(統一支付接口)的 P2P 支付服務 WhatsApp Pay。

果不其然,在 2 月 10 日,Facebook 宣布已獲得印度國家支付公司(NPCI)的準許,將在印度上線其支付服務 WhatsApp Pay。

對于 Facebook 來說,WhatsApp Pay 從 2018 年進行 100 萬人測試至今,已經有近兩年時間,期間印度的支付市場格局早已大變。

目前,印度支付市場已經被阿里和軟銀支持的 Paytm、Google Pay、沃爾瑪旗下的 PhonePe 和印度政府推出的 BHIM 四家支付 App 瓜分, 但即便面對此種格局,WhatsApp Pay 只要策略正確,或許在印度前景依然一片大好。

印度支付市場的格局

2016 年 11 月,在印度政府頒布“廢鈔令”之后的初期,絕大部分印度人還是喜歡以現金為主。不過隨著智能手機和廉價流量的普及,從 2018 年開始,數字支付慢慢被越來越多的印度居民所接受。

圖片1.png

數據來源:Razorpay

根據 Razorpay 發布的第四版印度金融報告顯示,2019 年印度數字支付 TOP3 的城市班加羅爾(23.3%)、德里(10.4%)和海得拉巴(7.6%)占到印度數字支付交易的 41.3%,而 2018 年這個比例是 46.7%。這說明,除了經濟相對發達的一線城市,印度二三線城市數字支付的滲透率呈現上升趨勢。

在報告中,筆者還發現,雖然食物(酒水)是數字支付交易量第一的領域,但比重從 2018 年的 34%下 降到 2019 年的 26%。此外,金融服務和游戲也分別替代了旅行和公共繳費位居二、三名。從數字支付滲透的 Top3 行業,也能夠看到印度用戶在教育下,開始通過數字支付參與到一些互聯網典型產業中。

圖片2.png

數據來源:Razorpay

另一方面,Google Pay 依舊是 UPI 使用率最高的支付 App,同時 PhonePe 背靠沃爾瑪日益壯大,這對號稱“印度支付寶”的 Paytm 來說絕對不是一件好事。雪上加霜的是,WhatsApp Pay 在印度上線之后,這對同樣擁有超過 4 億用戶的 Paytm 來說才是真正的威脅。

Paytm 面對 WhatsApp Pay 的“戰前準備”

2019 年 11-12 月 Paytm 一共籌集到了兩筆共 16.6 億美金的融資,顯然 Paytm 已經準備好打這場“硬仗”了。

首先,Paytm 知道 WhatsApp Pay 遲遲不能正式上線的主要原因是印度數據本地化的阻礙。因為 WhatsApp Pay 要依托 WhatsApp,而 WhatsApp 作為通訊軟件,恰恰是印度政府所嚴格管控的領域。

Paytm 已經擁有 4.5 億的用戶和 1500 萬商戶,在經歷 2018-2019 Paytm Mall 巨額虧損之后,阿里已經拒絕為 Paytm Mall 繼續注資。目前 Paytm 最需要的是找到有效的途徑來減少虧損和增長變現。

在競爭愈發激烈的 2C 支付領域,沒有操作空間,Paytm 開始將眼光轉向 2B 領域來創收。

2020 年 2 月 4 日,Paytm 推出了一款一體式 Android POS 設備,使商家能夠接受數字支付并生成符合 GST 規定的賬單,并通過他們的“Paytm for Business”應用程序管理所有交易,希望通過線下商戶來創造收入,擴大商戶網絡規模(預計是 1000 萬),并減少各個業務的折扣補貼。

2 月 12 日,據印度本地媒體報道,Paytm 又在其商家頁面上線了一款名為 MyStore 的新產品,或為其試水社交電商的第一步。

這款最新產品仍處于為期幾個季度的測試階段,尚未正式推出。

在 MyStore 上,注冊了 Paytm for Business 的商家既可以上傳并銷售商品,也能成為分銷商(類似中國的“微商”)。

但在這個業務邏輯中,一個問題是,所謂的社交電商,Paytm 雖然能夠通過阿里旗下 VMate 抑或 UC 瀏覽器獲得一定支持,但作為在印度擁有 4 億用戶(2019 年 7 月數據)最大社交通訊軟件,WhatsApp 才是發展社交電商的最適宜土壤。

Facebook 早就準備好 左手 WhatsApp Pay 右手 Meesho

圖片3.png

數據來源:JP Morgan

圖片4.png

數據來源:JP Morgan

根據 JP Morgan 的統計,2019 年印度已經擁有 14 億人口,平均年齡 27.9 歲,互聯網滲透率為 24.6%,智能手機的滲透率為 22%,電商市場規模達 365 億美金。其中,有 168 億美金的交易是通過移動設備完成,占到印度整個電商市場的 46%。

正如上文所說,在印度的社交圈,Facebook 和 WhatsApp 的地位舉足輕重,幾乎所有社交電商都需要這兩個平臺進行推廣。因此對 WhatsApp Pay 來說,擁有大量用戶為基礎的同時,還可以助力社交電商獲得 Amazon India 和 Flipkart 很難觸達的三四線市場。

而社交電商在印度的發展會相較中東這樣的市場更加具有前景。原因1、印度人愛社交,此處不贅述;2、印度有大量的婦女在家待業;3、大部分印度人收入較低,社交電商,如拼購類面對的就是價格敏感用戶。

而得益于 WhatsApps 上線,社交電商的整個交易形成閉環,信任度加強。隨后拼購類的各種玩法也會隨之出現。

就在 2 月 14 日,印度社交電商創企  Simsim  宣布獲得 B 輪 820 萬美金融資,投資方包括 Accel Partners 和順為資本,其中順為資本曾在 2019 年領投該公司 A 輪融資,Simsim 直接通過網紅、KOL、短視頻等形式來推銷商品。

除了社交電商,顯然 WhatsApp Pay 的重點布局也會體現在 UPI 上,并將挑戰 Google Pay 的統治地位。

圖片5.png

印度時報也預測了 WhatsApp Pay 在印度上線后對印度數字支付市場和 Paytm、PhonePe、Amazon Pay 和 Google Pay 等支付APP的影響。歸納為三點,第一是目前 UPI 每月交易數量超過了 10 億筆,印度政府想繼續推動交易量快速增長;第二是 WhatsApp 在印度的廣泛使用將對現有的印度數字支付市場的玩家們發起挑戰;第三是印度數字支付市場(Paytm、PhonePe、Amazon Pay 和 Google Pay)從 2018 年一共虧損 272.9 億盧比(約 3.82 億美金)擴大到 2019 年的 831.1 億盧比(約 11.65 億美金)。

雖然 WhatsApp Pay 將會分階段開放,例如 2018 年 2 月測試時,放出 100 萬個名額,2020 年 2 月上線可能會先開放 1000 萬個名額,以此類推,但印度時報認為即便如此,WhatsApp Pay 依然會對印度數字市場其它支付 App 造成不小的沖擊。

2 月 13 日,Facebook 在一篇官方博客文章中公布 WhatsApp 的全球用戶超過了 20 億,僅次于 Facebook。印度和巴西貢獻了超過 5 億的用戶,印度作為 WhatsApp 最大的市場,為其提供了廣闊的前景。而 WhatsApp Pay 正式上線之后,印度的數字支付市場將會呈現出怎樣的格局,白鯨出海將繼續關注。

本文相關公司

Facebook認證

本文相關產品

WhatsApp Messenger

WhatsApp Messenger

階段:已上線

平臺:iOS,Android

所屬類型:應用


掃一掃 在手機閱讀、分享本文

要回復文章請先登錄注冊

白鯨客服微信白鯨客服微信
微信公眾賬號微信公眾賬號
高手只炒一只股票19年钒价2019年为何大跌